離開Kirindy保護區,接著我們要繼續往北前進,一路沒有柏油路都是off-road,沿途黃沙滾滾,路況巔簸令人難熬,坐在後座我&Ming感覺全身的骨頭被震到快散了,解體了。全馬達加斯加只有15%的柏油路,嚮導Ernest說這是前任總統馬克拉瓦盧馬納納(Marc Ravalomanana)的政績(5%增加到15%),不過2009年他被軍人政變給推翻,目前流亡到南非…



大部分的馬島人是以牛車為交通工具,經過長年累月的訓練,馬島人民的「心肺功能」應該不錯吧?還是鼻孔的鼻毛特別長?感覺很多馬島人很久沒洗澡,我想洗了也沒用,每天都要這般灰頭土臉的



Off-road上奔馳的Taxi-Brousse,原意是Bush Taxi的Taxi-Brousse是馬島境內唯一的長途大眾運輸系統,不是計程車,比較像是簡陋式的公車,是為了應付各種崎嶇狹窄的道路,克難環境下衍生出來的交通方式,車體沒有制式的塗裝,有沒有統一的規格,可以是九人座小巴,也有稍微大型一點的中型巴士~



雖然有車次時間規定,但也只能參考用,因為他們是坐滿才發車,而且嚴重超載,還有很多人吊車尾的狀況


密不透風的車內擠滿了人,味道如何可想而知,長達10~20幾個小時巔箥在off-road,如果不小心坐在後座就準備來趟「嘔吐之旅」,只要有乘客吐了,其他的人也會因難聞的味道跟進,車上還很貼心備有嘔吐袋,如果想在馬島當真正的背包客,應該來挑戰一趟「嘔吐之旅」,我想吊車尾空氣至少會比較好一些,應該會比較舒服吧?不過臂力與腰力要先練好再去…



off-road看到的「玉頸鴨」(pied crow),沿途發現「玉頸鴨」到處都是的普鳥一隻,後來連拿相機照的動機都沒了,這趟旅行甚麼鳥都可能忘了,但絕對會記得「玉頸鴨」,旅伴Chi說台灣金門冬天也可以看到喔~



都沒有柏油路了,當然過河也別期待有橋囉,要前往Tsingy de Bemaraha national park(荊棘貝馬哈國家地質公園)需過兩條河~the Tsiribihina,還有晚上住宿Bekopaka村落的the Manambolo River。


off-road辛苦巔簸了一上午,抵達the Tsiribihina River河畔時,我們錯過了一艘人車可搭的大船…大夥兒躲在草屋裡躲太陽等船,與當地小孩哈拉...(旅伴Ming攝)~



沿途常看見當地的婦女臉上塗上一層樹枝磨成的粉防曬,小女孩們也怕曬黑嗎?有用嗎?她們還是很黑啊?我想功用應該只是保護臉不被曬傷吧!之前在朋友的網誌看到沙巴馬布島(Mabul)的婦女也是這麼做 ~



沿河的景緻超美的,也看到當地人如何倚賴「河流」過生活~


河畔的兩旁處處是拍照的場景



戴著帽子的馬鳥黑人婦女,有種說不出特殊優雅的fu,入境馬島那天在機場手工藝品店閒逛有看到,超想買頂來戴,可惜人不對了,就沒那種味道了…



旅伴Ming不想這趟旅行錯過太多優美的風景,也敗了台canon550D相機,從上一篇文章開始,放了一些她提供很棒的,感人有趣單眼數位處女作喔~



Ernest安排我們先搭當地人的小船到對岸…



馬島人民倚賴過河的交通船~



人車一起過河的大船,其實也是數艘小船合併起來,上面再鋪上堅固的木板,然後載人&車…



划獨木舟捕魚的漁民~



河邊洗衣服的婦女,用濁水洗的乾淨嗎?



過河看到一整群的「黃頭鷺」又叫「牛背鷺」,台灣也很常見,回來看照片還有兩隻灰色的「夜鷺」混在其中,我用17-85mm的旅遊鏡打的…



要這樣跳船靠岸,腿短的我深怕背大砲會重心不穩而跌到水裡,當然不想背囉~



~這兩隻鴨鴨在做什麼?



河岸邊住在茅草屋裡的窮苦人家,阿伯臉鬱悶啊~



Ernest找了當地的車子載我們去Belo Tsiribihina的餐廳先點午餐,他&吉普車就等下一班人車可搭的大船過河,再去餐廳跟我們會合囉~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ingyao 的頭像
lingyao

lingyao之自遊自在

lingy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4)

發表留言